3年内谋杀70人凶手临死前说出蹩脚理由脑袋被保存至今

俗话说千万不要招惹老实人,因为你不知道把他逼急了会有怎样的后果,咱们今天要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葡萄牙里斯本大学医学院的解剖研究室里存放着一颗脑袋,它仍睁着双眼,乍看跟活人无异。但通常情况下,只有那些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才能在死后被整个或是部分地“保存”下来,如列宁的身体、爱因斯坦的大脑,甚至还有妖僧拉斯普廷远超常人的某一部分。这颗脑袋的主人名叫迪奥戈·阿尔维斯,却是个实打实的小角色,那么他又凭啥享受这样的殊荣呢?

1810年,迪奥戈·阿尔维斯出生于一个西班牙加利西亚省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也没啥过人之处,是个很典型的老实孩子,要说唯一的“特点”就是小时候曾不小心从牛背上摔了下来,伤到了头部并在脸上留下了伤疤。那个时代的熊孩子也没手机玩,闲着没事就拿别人消遣,他们取笑阿尔维斯,还给他取了羞辱性的外号,总而言之,他的童年过得并不愉快,也正是从那时,这个“老实人”的性格大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认为这便是阿尔维斯日后走上邪恶道路的主因。

根据资料记载,阿尔维斯不学无术好吃懒做,家人在他19岁时将其送到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谋求工作。身无长处的他只能做一些简单的体力活,他却因不愿受苦而频频换工作。没过多久,阿尔维斯学会了酗酒和赌博,沉迷于酒色的他荒废了正常生活,而这样的生活又需要钱财来维持,于是他渐渐动了歪脑子,想了个办法来挣“快钱”,便把目光对准了举世瞩目的阿瓜里弗渡槽。

所谓“渡槽”就是水道桥,主要作用是人造一条水沟,将水引过河谷以解决部分地区的用水问题。历史上最著名的水道桥在西班牙塞戈维亚,但葡萄牙的阿瓜里弗渡槽也足够宏伟。它总长达941米,共拥有35个拱门,最高处距离地面达65米,被视为人类建筑智慧的杰出代表之一。最令人称道的是,这种桥一看就似乎很不结实,而它偏偏又不怎么依赖灰浆黏合,其拱门靠着“三块石头”的简单结构榫接闭合。1755年,里斯本发生了8.9级大地震,连皇宫都给震塌了,阿瓜里弗渡槽却毫无损伤。殊不知这样一座近乎于奇迹的建筑,居然成了阿尔维斯的谋财工具。

原来,渡槽在落成后也成了当时里斯本的干道之一,尤其是极大方便了往来阿尔坎塔拉山谷两侧做买卖的生意人。机智的阿尔维斯躲在桥上,等着半夜收摊回家的小商人路过时突然窜出来,一把就连人带货地推下桥,然后再跑下去搜刮钱财。要知道,桥面距离谷底少说也有一二十层楼高,掉下去几乎就没命了;加上当时的刑侦技术十分落后,人们在发现尸体后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于是里斯本警方就总以“自杀”结案。

然而事情很快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阿瓜里弗渡槽于1744年落成,此前都快过去一个世纪了,一直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了自杀胜地了?而且这自杀率也太高了点吧,居然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有70人死于非命。警方发现死者多是生意人,但他们身上却又大多没有值钱的东西,此时才猛地意识到这数十条命案很可能都是同一个或一伙人以谋财的目的犯下的。但直至阿尔维斯因别的事被捕前,警方并没有怀疑到他,而最终查出这一系列案件的真凶完全是个“意外收获”。

这3年的时间里,阿尔维斯活得相当潇洒,手头有了钱不说,他还拉帮结派认识了一大批狐朋狗友,时常带着他们跑到渡槽上谋财害命,其中甚至包括他此前勾搭的一家小旅馆的女老板。由于平日里出手阔绰,办事时下手够狠,阿尔维斯获得了“打手”的绰号。1840年,他参与了帮派的一起抢劫案,导致渡槽附近的一名医生一家惨遭灭门,他因此锒铛入狱。在审理案件时,与阿尔维斯混得很熟的那个旅店女老板的女儿以证人的身份被请上法庭,在陈述证据时把自己母亲伙同阿尔维斯以前的罪行都捅了出来。警方恍然大悟,长达3年的悬案终于水落石出。结果,旅店女老板被终生流放到非洲,而阿尔维斯被判处绞刑。

原来,正如我们之前所说,渡槽之所以被视为奇迹,是它简单的榫接却为桥体带来了看似不相匹配的牢固性。而葡萄牙有传闻称,只有一种无比圣洁的“神圣之音”才能令结构中的三块石头分离。建筑师们曾在设计书中解释过何谓“神圣之音”,但随着设计书毁于里斯本大地震,这已经无从考究了。然而,阿尔维斯却在监狱中信誓旦旦地说,他曾在一个废弃地窖中找到了设计书,根据自己的理解,认为“神圣之音”就是人在临死前的惨叫声。于是,为追求这种声音,他开始了不断杀人的生涯。至于顺走的那些钱财,只是一些“意外收获”而已。借口编得如此蹩脚,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信。

1841年2月19日,迪奥戈·阿尔维斯被处以绞刑。虽然这个杀人狂魔遭人唾弃,但一部分人仍对他产生了十足的兴趣。原来在19世纪,医生们对人体学研究十分热衷,而那会儿一种被称为“颅相学”的伪科学相当流行。所谓颅相学,简单而言就是“相由心生”,光看人脑袋的形状就基本能判定人的性格品质等等。阿尔维斯被称作“葡萄牙历史上第一个连环杀人狂”,在颅相学研究者眼里,他的脑袋有着特殊的研究价值。于是在绞刑结束后,他的脑袋立马被砍下并保存了起来。

如今,颅相学早已被证实为“伪科学”,其中有关“心灵官能”和人身体结构的说辞看上去很复杂深奥,但阿尔维斯故事的真相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还记得咱们在文章开头讲过的他童年时的那一摔吗?近代医学者认为,虽然小时候被同龄人取笑,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阿尔维斯的成长,但真正令他心态大变的是其前额叶皮质的损伤。这个部位被称为“脑部的命令与控制中心”,它操控着人的思考、理智和自控等,而一旦这个部位遭到损坏,人的情绪通常会变得很难控制,伤者会变得暴躁,展现出很强的暴力倾向。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阿尔维斯恶贯满盈,但他也有些可怜之处。

整整180年过去了,阿尔维斯的脑袋仍然保留在里斯本大学医学院的解剖研究室里,它还睁着眼,乍看与活人无异。倘若误入其中的人不小心看到它,恐怕得吓个够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