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老人孙宝钧:没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画人生

慈溪浒山楼家社区,一条窄窄的小河穿过城区,河边小房子里,住着一位爱画画的老人。

他每天带着纸笔出去,画河边追逐打闹的小孩、沿街乞讨的流浪汉、社区里捡饮料瓶卖钱的老人大年初一,他画一个穿围裙戴手套,在河边义务捡垃圾的小区阿姨,弓着腰,一个利索的背影。发在《慈溪日报》上,有人评论,这样生活化的场景,有点像丰子恺。

他画三教九流、市井点滴,也给刚刚去世还没来得及留下照片的人画像,还原他们生前的音容,给生者一个念想。

他叫孙宝钧,80岁了,前后画了4000多幅速写,记录的都是真实生动的人间百态,“草根得可以”。他觉得上不了大雅之堂,所以打算“凑够1万幅,以后见她时带去”。

他提到的那个她,是他的老师孙仙舲的女儿。这个才貌双全却因家庭成分牵连而不幸早夭的女子,是他当年喜欢过的人。之后他也蒙冤受屈辱,差点走上同样的路。

有句话叫做,没有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孙宝钧深以为然:不经过那些坎坷悲喜,就看不到生活的本来面目,也画不出真实的人生。

赋到沧桑句便工,他常常想,如果小师妹当时能明白,将挫折当作艺术的历练,该多好。记者樊卓婧程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